電子報 / 第83期

弘一大師弘揚南山律宗之研究(下)   / 釋慧明


參、擁護弘揚南山律宗

一、專學南山律宗因緣

   弘一大師在〈余弘律之因緣〉一文中自述:一九一八年初出家時,因讀《梵網合注》及《靈峰宗論》,而發起學律之願;一九二○年,自日本請得八十餘?的古版南山、靈芝三大部;一九二一年,開始編寫《四分律比丘戒相表記》,當年六月完成第一次草稿,之後屢經修改,手抄數次。

   一九二一年閱藏時,見到義淨三藏所譯之《有部律》及《南海寄歸內法傳》後,深為讚歎,認為「新律」《有部律》,比「舊律」《南山律》完善;因而在《四分律戒相表記》第一、二次草稿中,屢引義淨之說,以糾正南山。之後並花了兩年時間專學《有部律》,並編就《有部律自行抄》。其後自悟輕謗古德,有所未可,遂塗抹之。經多次刪改,乃成最後之定本。

   以後雖未敢謗毀南山,但於南山三大部仍未用心窮研,故即專習《有部律》。二年之中,編《有部犯相摘記》一卷、《自行抄》一卷。

   其時徐蔚如居士創刻經處於天津,專刻南山宗律書,費資數萬金,歷時十餘年,乃漸次完成。徐居士始聞余宗有部而輕南山,嘗規勸之。以為吾國千餘年來承秉南山一宗,今欲弘律,宜仍其舊貫,未可更張。余因是乃有兼學南山之意。爾後此意漸次增進,至辛未二月十五日,乃於佛前發願『捨棄有部,專學南山』,並隨力弘揚。

   大師在〈律學要略〉中亦云:「關於《有部律》,我個人起初見之甚喜,研究多年;以後因朋友﹙徐蔚如居士﹚勸告,即改研《南山律》。其原因是《南山律》依《四分律》而成,又稍有變化,能適合吾國僧眾之根器故。」

   此即弘一大師「專學南山律」之一段重要因緣。


二、誓弘南山四分律教

   天津刻經處於一九二四年十二月、一九二九年十月,分別竣刻《戒本疏行宗記》、《行事鈔資持記》,一九三一年六月最後竣刻完成《羯磨疏濟緣記》,此時,歷時十餘年的「南山靈芝三大部記」的復刻計畫,終於圓滿。而弘一大師更於此年二月十五日佛涅槃日,於佛前發〈學南山律誓願文〉:

時維辛未二月十五日
本師釋迦牟尼如來般涅槃日,弟子演音,敬於佛前發弘誓願。
願從今日,盡未來際,誓捨身命,擁護弘揚,南山律宗。
願以今生,盡此形壽,悉心竭誠,熟讀窮研,南山鈔、疏,及靈芝記,精進不退,
誓求貫通。編述表記,流傳後代。冀以上報三寶深恩,下利華日僧眾。弟子所修,一切功德,悉以迴向,法界眾生,同生極樂蓮邦,速證無上正覺。

   弘一大師真正開始專研《南山律》,並發心弘揚,乃一九三一年之事﹙五十二歲﹚,而大師駐世僅六十二年﹙一八八○至一九四二年﹚,所以大師專弘《南山律》的時間,只有十年左右。但是,這短短的十年,大師卻留下普通人盡其一生皆難以完成的成果。這不是奇蹟,也不是大師有超人的能力與體力;這是大師對苦難眾生的悲心,與闡揚南山律學的弘願,而產生的過人毅力!這十年中,大師幾乎時時都在校正標圈南山三大部,補寫科文,編著別錄、表記。

   弘一大師於甲戌年﹙一九三四年,五十五歲﹚時,曾書一副充分展現其愍眾悲心與弘律決心的聯文﹙一九三三年,五十四歲發願﹚,贈送給曇昕﹙廣義﹚法師:

『願盡未來,普代法界一切眾生,備受大苦;
誓捨身命,弘護南山四分律教,久住神州。』

   大師自己持戒精嚴,更用講律、撰述之法,令當世及將來有心學律持戒者,皆能依「南山律」而行持。大師在《含註戒本隨講別錄》中,還編訂修學「南山律」之學程,以啟導後學。


三、標圈校勘南山文獻

   大師孜孜不倦,標圈校勘南山注疏,使南山律書久傳世間。

   如:〈圈點行事鈔記跋〉﹕「逮於庚午六月,居晚晴山房,乃檢天津新刊,詳閱圈點,並鈔寫科文,改正訛誤。迄今三載,始獲首尾完竣。」即一九三○年至一九三三年,詳閱圈點《事鈔記》。

   一九三五年七月十一日,大師於惠安淨峰寺,致廣洽法師函云:「余居淨峰,每日標點研習《南山律》約六七小時。精神尚好,無有疾病。足慰慈念。」

   大師並於一九三五年五十六歲誕日時發了「誓作地藏真子,願為南山孤臣。」之誓願。

   一九三六年春,大師於廈門南普陀寺,致廣洽法師函云:「天津新刻《南山三大部記》,為余圈點之本。在下首當中下層之大箱內。箱裡寫「新刊」南山、靈芝撰述等。《芝苑遺編》﹙二?﹚,亦在此箱內。」
大師自己圈點律書,亦教學律諸師圈點。如:1933年六月,於泉州開元寺致蔡丏因函:「講律尚須繼續,今歲未能北上也。……便中乞託人向上海棋盤街藝學社,或他處購水彩畫用鉛瓶裝硃紅顏料兩打。……此物分贈與學律諸師圈點律書,及余自用,乞以惠施。」

   一九三六年七月,大師至鼓浪嶼日光巖,編輯律書、講律,並擬將「南山三大部」重標點一次,隨分研習。且言若成就此願,將以一得之愚,與後學共相商榷。不但嘉惠後學,且栽培後學、尊重後學,實為一代宗師之德範。

   依據《隨機羯磨疏濟緣記校記》所載,大師於壬申﹙一九三二年﹚正月開始,居鼓浪日光別院,依《續藏經》校點《隨機羯磨疏濟緣記》,直至丙子﹙一九三六年﹚九月二十日校迄,時值五十七歲。

   弘一大師除校勘標點「南山三大部記會本」外,亦在三大部記會本上補寫科文,據〈行事鈔科別錄記〉及〈戒疏科別錄記〉之記,大師於六十歲時「已卯﹙一九三九年﹚七月二十七日」及「十月二十六日」,於蓬山十利律苑錄竟科文。

肆、編撰南山律苑叢書

  再版《四分律比丘戒相表記》書後,附有弘一大師編寫南山律籍的計畫──「南山律苑叢書出版預告」,其中雖多未編就,但「大藏經會」仍錄存書目共15部,並在書名旁加註記號,「*」表示原稿未成,有10部;「○」表已經印行,有4部;其次還有1部沒有記號的,是校訂中的《鈔記扶桑集釋》。

  後來妙因法師﹙二埋律師,A.D.一九一四至一九九五﹚賡續弘一大師遺業,並於一九四六年至一九五四年間,兩度參謁弘一大師故居──泉州檀林鄉茀林寺,盡覽大師遺作,抄錄大師遺稿數十種。後來並將《鈔記扶桑集釋》、《六物圖集解》、《南山律苑文集》等三書陸續出版。於是,大師生前未及完成的十五部著作,已完成者七部,未完成而待後人賡續者只剩八部。

   二埋律師整理編輯《南山律苑文集》時,共收錄弘一大師律學遺著一一一篇,部分與普慧藏之《律學講錄三十三篇》重複,蔡念生居士所編之《弘一大師法集》第一冊中附有「律學講錄三十三種與文集」對照表,其中重複者約有十八種。

   另外,弘一大師還有兩部早期律著﹕《有部摘要》及《自行抄》,大師在專學南山律後,雖云不再流通,但在《四分律比丘戒相表記》卷首〈學四分律入門次第〉中,曾提及希望「習四分律者,應準《有部律自行抄》規式,別集《四分律自行抄》,依之行持。」因此,「大藏經會」基於上述理由,仍然收錄這兩部大師早期律著,以備後學有心別輯《四分律自行抄》時作為參考範例。而筆者於一九八九至一九九六年間遵從師囑與慧觀法師合編《南山律學辭典》時,也曾參照《有部律自行抄》格式,別輯《四分律自行抄》一部作為自學。

   弘一大師曾整理編輯『南山律典目錄』及『靈芝律典目錄』,筆者與慧觀法師也參照前例編輯「弘一律典目錄」,收編於《南山律學辭典》附錄中。以下為筆者參考之前拙作「弘一律典目錄」而整理之最新清單,若有遺誤之處敬請諸方賢達指正。

一、已完成出版之律著

1. 《四分律比丘戒相表記》
2. 《五戒相經箋要補釋》
3. 《南山律在家備覽略編》
4. 《南山大師撰集時代略譜附修學遺事》
5. 《含註戒本隨講別錄》(以下至三十五,屬《律學講錄三十三種》之中。)
6. 《含註戒本科》
7. 《戒本疏略科》
8. 《含註戒本略釋》
9. 《刪補隨機羯磨隨講別錄》
10. 《刪補隨機羯磨疏略科》
11. 《事鈔持犯方軌篇表記》
12. 《事鈔略科》
13. 《事鈔戒業疏科別錄合?》
14. 《律鈔宗要隨講別錄》
15. 《四分律比丘尼鈔科》
16. 《梵網經菩薩戒本淺釋》
17. 〈梵網十重戒諸疏所判罪相緩急異同表〉
18. 〈梵網經賢首疏盜戒第六種類輕重門科表〉
19. 〈菩薩戒本宗要科表〉
20. 《梵網經古跡記科表》
21. 《釋門歸敬儀擷錄附授三歸大意》
22. 《釋門歸敬儀科》
23. 〈律學要略附菩薩戒受隨綱要表〉
24. 〈菩薩瓔珞經自誓受菩薩五重戒法〉
25. 〈隨分自誓受菩薩戒文析疑〉
26. 〈僧尼十種受法料簡圖〉
27. 《剃髮儀式》
28. 〈表無表章科〉
29. 〈盜戒釋相概略問答〉
30. 〈南山律苑雜錄〉
31. 〈毗奈耶質疑篇〉
32. 《有部毗奈耶犯相摘記》
33. 《有部毗奈耶自行抄》
34. 《四分律比丘戒相表記註》
35. 〈扶桑國藏古袈裟圖〉(以上五至此,屬《律學講錄三十三種》之中。)
36. 《行事鈔資持記扶桑集釋》
37. 《六物圖集解》
38. 《南山律苑文集》


二、未完遺著待後賡續

1. 《行事鈔資持記表解》﹙凡鈔記之文未易解者,列為圖表并略解釋,共四卷。﹚
2. 《比丘尼鈔集解》﹙依南山靈芝諸撰述集錄,共六卷。﹚
3. 《刪訂僧戒本略解》﹙此書簡明易解,傳戒期中依次講之數日可畢,共一卷。﹚
4. 《羯磨略義》﹙羯磨文義至為繁密,學者茫無頭緒難於入門,是書略舉大綱詮釋淺顯,最易了解甚便初學,共一卷。﹚
5. 《教誡新學比丘行護律儀集解》﹙日本古德解者數家,今為刪治,輯成兩卷。﹚
6. 《南山律在家備覽》﹙挈取南山靈芝諸撰述中關於在家人者,輯為此書,共四卷。﹚
7. 《南山律宗傳承史》﹙依僧傳及日本古德諸書編輯,共四卷。﹚
8. 《南山律宗書目提要》﹙臚列南山宗諸家撰述目錄,并附記其綱要,共二卷。﹚


伍、結論

   本以護持弘揚弘一大師德行之心撰寫此題,然近日緣務眾多繁忙不已,故心有餘而時不足,致倉促交稿,耽誤陳星主任編印發稿,同時也勞煩慧觀法師與「中華民國弘一大師紀念學會」﹙一九九五年由陳慧劍居士創辦﹚秘書碧婷不斷督促進度與關切,實在慚愧不已。

   大師對南山律宗之弘傳,可謂不遺餘力;但願筆者將來能夠息諸緣務,再度專研弘公遺籍,若能力時間因緣許可,亦當不遺餘力甚至與他人合作,共同賡續弘公生前未及完成之八部律著,及編輯《弘一大師撰集時代略譜》,乃至與弘學同道學者合編《弘一大師辭典》。深祈弘公慈光加被,眾生善願圓滿成就,戒學德光常照世間!是所馨香至禱!並祝「弘一大師研究」願行順利,此次大會圓滿成功!

▲TOP  





中華民國弘一大師紀念學會 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