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報 / 第91期

緣──我與江朝陽居士的交往 / 孫繼南

 

  弘一大師圓寂前,曾書遺偈兩紙與友人夏丏尊、弟子劉質平告別:「君子之交,其淡如水。執象而求,咫尺千里。問余何適,廓爾亡言。華枝春滿,天心月圓。」偈語凝結著大師的佛學修養與大智慧,達到相互交往、人生哲理的至高境界,也是留給後人的諄切教誨和受用不盡的無形財富。

  十多年前,臺灣弘一大師紀念學會創始人陳慧劍居士因獲知我曾隨從大師在俗弟子劉質平先生學習音樂,遂以弘一「再傳弟子」為由,於一九九五年八月和一九九七年八月先後兩次邀請出席他在臺北主持召開的「海峽兩岸弘一大師德學研討會議」。此中因緣,乃慧劍居士所成全,它不僅為我提供了更進一步領悟弘一大師德行和人格精神的機緣,也使我有幸結識了多位崇仰大師的同道友好。我與朝陽居士得以相識相交,便是這兩次臺灣之行不期而至的畢生之緣。

  回顧初次會面,朝陽居士曾以裝幀精美之《弘一大師文稿》(錢君陶主編、柯文輝等編輯,一九九五年臺灣第一次印刷)與大陸參會一行結緣,留下深刻印象。尤為難忘的是,他將一九九○年底由臺北市立國樂團、員警學校、幼師學校合唱團以及多位歌唱家為紀念弘一大師一百一十歲冥誕舉辦音樂會的錄音磁帶贈送給我的那一瞬間,我喜從中來、如獲至寶。大師一生留與世人珍奇無數,其中音樂和佛學乃是後人世世代代能夠領悟與研究的瑰寶,我們恰好在這樣的神聖領域奡M求到緣分的契合點,我們的「君子之交」亦由此開啟,這是弘一大師冥冥之中的賜予。朝陽居士與我同感,他曾來信說:「從您來臺灣參加陳慧劍老師舉辦兩岸德學會議我們首次碰面,之後在國父紀念館的大師書法展很遺憾未能與劉雪陽老師直接認識,爾後經您介紹(方才)認識了他,讓我有更多機會接觸與大師有深厚因緣的朋友交往……。首次與大陸學者通電子信函的也是您…… 。」這堹S別值得一提的是十餘年中,蒙他多次饋贈相關音像及《慧炬》等書刊雜誌,令我大開眼界,受益匪淺的一段情緣細節。其所贈資料,粗略統計,竟有十餘種之多:

•為紀念丕泉公冥誕印刷的弘公手書《格言別錄》與《心經》(印刷品)
•以弘公及當代藝術家書畫為內容的月曆(印刷品)
•弘一大師圓寂六十周年紀念音樂會(光碟)
•「天心月圓」弘一文物展(光碟)
•「天心月圓」弘一大師音樂會(光碟)
•弘一大師出家九十周年紀念音樂會(光碟)
•采風十五周年音樂會(光碟)
•采風 大型國樂《十面埋伏》(光碟)
•采風 國樂交響之夜(光碟)
•采風 吳宗憲笛子獨奏音樂會(光碟)
•搖擺臺灣(光碟)
•優人神鼓(光碟)
•二胡名家在臺灣(光碟)
•漢唐樂舞奇女子——陳美娥(光碟)

  上述資料,琳琅滿目,對於從事中國音樂歷史研究者、尤其像我這樣重點關注李叔同大師音樂成就與學術思想的研究者來說,其價值和意義非同一般。海峽兩岸,雖只有咫尺之遙,但由於歷史的成因,半個多世紀來,兩岸在文化傳統、風土人情、社會習俗等方面已有一定的差異。因此,加強交流至為重要。十幾年來,托弘公之福,借助網路之便,我們相互聯繫,始終未曾中斷。其間,我更是日益加深了對朝陽居士的瞭解和慕仰之情。

  慕仰緣由之一,是他對弘一大師佛學精神的深刻領悟。

  他曾說:「先父丕泉公篤信佛教……,我亦數次返回祖籍地尋根,不僅意外找到傳家之寶——明清時代所編《江氏家譜》,更難得的是接觸幾位曾瞻仰弘一大師生前丰采的人士,得聞大師在閩南褐衣糲食修行和慈悲度眾的事蹟。……大師的行誼和才華,教我無比欽仰 」;又如:「民國八十五年,受到內人的鼓勵,全家人學佛,發心推動、發揚弘一大師的偉大精神」;甚至他家中長孫降世,亦想到了佛菩薩的庇佑和弘一大師的感應。可見其對佛、對大師的崇仰,既有世家淵源,又發自內心,雖為在家居士,卻得佛門真諦。我覺得,人生之心態與境界,能得大師精神于萬一,已屬不易,而他則朝朝暮暮心嚮往之。寬宏有量,待人以誠,使我深有感觸。

  慕仰緣由之二,在於他以實際行為宣揚弘一大師的功德業績。

  佛門弟子,善舉之心,悉皆有之。而像朝陽居士創辦「益生文教基金會」,鼎力扶持采風樂坊,經常舉辦紀念弘一大師音樂會並熱心於其他公益活動,卻非所有人都能實而行之的。他在舉辦弘一大師書畫展時所言「對社會意義很大,亦可淨化人生」,雖寥寥數語,卻無比真切誠懇!在臺灣,他之所以能結識眾多文化界好友與德高望重的名家,其機緣同樣都是出於對弘公共同一致的敬仰。因此,他在《慧炬》雜誌上發表的〈我與弘一大師的因緣〉一文,讀起來倍感情真意切,句句實在。宣揚佛法,付諸行動,使我敬佩無已。

  慕仰緣由之三,是我在觀賞、聆聽了弘一大師圓寂六十周年紀念音樂會、「天心月圓」弘一文物展、弘一大師出家九十周年紀念音樂會等音像資料之後心中泛起的陣陣波瀾。

  這些活動,均由「益生文教基金會」主辦,「 采風樂坊 」擔綱演出。觀賞歷次音樂會實況,對弘公音樂在臺灣各界受到的高度敬重與喜愛,對大師作品的詮釋演繹、選取曲目的豐盛以及演出形式的不拘一格、等等,無不賦我以極其深刻的印象。其中二○○二年為紀念大師圓寂六十周年「益生」主辦的「天心月圓李叔同紀念音樂會」尤為精彩,每每觀賞,都會讓我有所感悟、讚歎不已:如開場曲〈三寶歌〉,原本是弘一作曲、太虛作詞的聲樂作品,而本場音樂會演出的版本,則是采風全體以國樂演繹的樂器曲。那純淨的音色音質,既傳統又有突破的配器手法,指揮、演奏者一絲不苟的藝術處理和全神貫注的投入,使得這首由聲樂曲改為純器樂曲的演奏效果,愈益莊嚴肅穆,更加凸顯「此處無詞勝有詞」的藝術魅力。又如,弘一大師作詞的〈清涼歌〉五首,乃佛教歌曲經典之作。以往音樂會上,大多只能聽到其中一部分,而這場音樂會不僅全部演唱,在藝術處理與伴奏方面亦頗有新意:像用絲竹樂重新配器的〈清涼〉、〈山色〉、〈花香〉等伴奏音樂,清淡幽雅、抑揚有致,伴隨演唱者從容舒緩、含而不發的歌聲,如影隨形,較之原鋼琴伴奏譜之效果,別有一種深邃意境與韻味;再如〈觀心〉(劉質平作曲),原有齊唱、合唱兩種版本,這次演出改用男女二重唱,也屬成功之舉,尤其歌詞結尾處:「內外、中間、過去、現在、未來、長短、方圓、赤白、青黃」這一連串與整首歌詞含義緊密關聯的頓句,配以和諧而又起伏交錯的二部旋律,平靜中湧動著張力,層層推進,把歌曲引入高潮。臺北市婦女合唱團的演唱,聲情並茂、感人至深,她們對大師歌曲的詮釋和虔誠的神情,將藝術和宗教融合於一體,觀賞之餘,感慨良多,這是藝術水準再高而心態浮躁的表演團體永遠難以做得到的。何謂藝術?孰高孰低?令我久久深思。觀賞「天心月圓」弘一文物展音像資料,耳邊悠然響起女高音親切的大師歌曲音響,仿佛漫步徜徉於弘一大師墨寶真跡和書畫名家紀念作品的長廊之中。弘公晚年的書法,行家評曰:大有「不食人間煙火」之意蘊,而今配以清淨淡泊之音樂,珠聯璧合,令人目明心爽,幾至「淨化心靈」的境地。凡此種種,朝陽居士功莫大矣!

  今將我們相識相交之經歷,以及些微心得作此拙文,聊表對朝 陽居士敬慕之意。「君子之交,其淡如水」,個中品味,唯達者識之。歸結起來,依然得益於弘一大師之教誨:緣。

▲TOP  





中華民國弘一大師紀念學會 版權所有
© Copyright 2001-